解读2019诺贝尔物理奖

解读2019诺贝尔物理奖:帮助人类打开了更为广阔的系外行星世界

撰文 | 吕浩然

责编 | 陈晓雪

北京时间10月8日下午,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由三位天文学家分享。他们分别是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詹姆斯·皮伯斯(James Peebles),获奖理由是“在物理宇宙学的理论发现”,以及瑞士日内瓦大学教授的米歇尔·梅厄(Michel Mayor)教授和瑞士内瓦大学教授兼英国剑桥大学教授迪迪埃·奎罗兹(Didier Queloz),获奖理由为“发现了一颗围绕类太阳恒星运行的系外行星”。

当晚,《知识分子》邀请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恒星级黑洞爆发现象研究创新团组负责人苟利军对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进行了解读。

“其实我在2015年就曾预测过系外行星领域会获得诺贝尔奖,不过今天两项细分领域——宇宙学的理论研究及发现第一个类日恒星运行的系外行星一起获奖的确令人意外。当然,也很兴奋。”苟利军表示。

“皮伯斯是宇宙学领域内的先驱性人物,我虽不是宇宙学领域的,但也在很多场合听到过人们谈及他有望获奖。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他被广泛认为是世界领先的理论宇宙学家,主要成就包括对原始核合成、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及暗物质等领域做出了杰出的理论贡献。所以说,如今已经84岁高龄的皮伯斯得奖可称得上实至名归。”苟利军评论说。

他指出,另外两位获奖者梅厄和奎洛兹则是系外行星领域的先驱。“寻找适宜的系外行星一直就是天文学家的一个目标,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发展,也终于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取得突破。梅厄和奎洛兹在寻找太阳系之外的行星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1995年,他们运用视向速度法的方法,在飞马座51恒星周围发现了一颗轨道周期为4.2天的行星——飞马座51b。”苟利军介绍说。“这次探测也开启了人类探测系外行星的时代。”

“所以就今天的诺奖结果来看:一位是理论天文物理学家皮伯斯,另一对是天文学家梅厄和奎洛兹,不仅帮助我们深入了解了宇宙的演化历程,还通过观测的方式帮助人类打开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系外行星世界。”苟利军最后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