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的止痛良方还是安慰剂?

一项大型研究表明,针刺或能缓解患癌女性因治疗引起的疼痛。

译者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字典》中,对 Acupuncture 的翻译为“针刺疗法”,“针刺”指针灸治疗中的“针”。此项研究并未验证针灸治疗中的“灸”部分,为准确性故译为“针刺”。

为了解针刺是否能够缓解癌症患者的疼痛,研究人员开展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之一,使得针刺在癌症护理中的作用再次引发争议。

一项大型多点试验结果表明,针刺或可以缓解乳腺癌患者的疼痛。

Credit: UIG via Getty

一批肿瘤学家在美国 11 个不同癌症中心,对 226 名女性开展了真假针刺试验,并于 12 月 7 日在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大会(SABCS)上呈现了试验结果——针刺使接受激素治疗的乳腺癌患者的疼痛明显减少。他们认为针刺有助于帮助患者坚持接受可救命的癌症治疗,有望提高患者的生存率。但是有人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认为开展完全严格的针刺双盲试验几乎是不可能的。

由于阿片类止痛药物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且极容易上瘾,因此针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美国的许多癌症中心提供补充性止痛疗法。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指定的癌症中心有将近 90% 建议患者尝试针刺,逾 70% 的癌症中心将针刺作为一种治疗副作用的方法。这让对针刺持怀疑态度的人大为惊骇,这其中就包括耶鲁大学药学院神经学家、“基于科学的医学”(Science-Based Medicine)博客创始人 Steven Novella。他说针刺没有任何科学根据,推荐针刺就相当于“告诉患者魔法是真的”。

但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肿瘤学家 Dawn Hershman 决定调查一番,看看针刺是否能够帮助减少由芳香化酶抑制剂(最常用的乳腺癌治疗药物之一)引起的疼痛。芳香化酶抑制剂可以降低雌激素水平,服用 5 -10 年可以降低癌症复发的风险。但是它们会产生副作用,尤其是关节疼痛,导致多达一半的女性服药不规律,甚至彻底停药。

有效止痛

在哥伦比亚大学开展小规模试验并获得积极结果后,Hershman 及同事又进行了一次更大规模的试验。226 名女性被分为三组:一组接受针刺,一组接受假针刺治疗(没有把针扎在针刺点,而且刺得较浅),一组不接受治疗。研究人员对针灸师进行培训,让他们提供协调一致的治疗。这些女性需要记录自己的疼痛水平。

经过一个 6 周长的疗程后,真实针刺组的“最大疼痛”约比另外两组低 1 个点(疼痛水平被划分为 0 到 10)。该效果具有统计显著性,并且大于其它疗法的效果,如度洛西汀(一种帮助减少癌症患者疼痛的抗抑郁药)。不仅如此,疼痛缓解了至少 2 个点(Hershman 称之为“具有临床意义”的变化)的参与者比例几乎翻倍——两个对照组均为 30% 左右,而真实针刺组为 58%。与度洛西汀不同的是,这种效果在针刺疗程结束后仍能持续。Hershman 总结表示,针刺是处方药——如度洛西汀和阿片类药物——的“合理替代品”,二者均未为纳入本研究之中。

宾夕法尼亚大学疼痛对策研究主任、《疼痛医学》总编 Rollin Gallagher 对该试验表示认可。“他们都是严谨细致的方法学家。”他说,“目前在针刺临床试验中,已有中等到良好的证据,这是一个新贡献。”

安慰剂效应?

但是,怀疑者对该项研究提出了批评。英国埃克塞特大学补充医学名誉教授 Edzard Ernst 表示,不管这项研究其它方面多么严谨,至少针灸师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针刺。他说这可能影响到参与者的反应。“我担心这不过再次表明针刺是一种‘戏剧性安慰剂’。”

尽管如此,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整合医学主任 Jun Mao 表示,就盲试层面而言,针刺试验 (如 Hershman 的) 比姑息治疗、认知行为治疗或锻炼等方法研究做得更好,因为在后一类研究中,参与者无可避免地知道他们在接受什么治疗。他说:“怀疑者乐意接受那些领域的试验结果,却唯独对针刺试验挑刺,揪着一个点不放而否定全部结果不公平。”

Gallagher 说许多研究表明,在腕管综合征或纤维肌痛等疾病中,针刺会触发与疼痛相关的神经生理变化。在他看来,与其将针刺交给独立而且可能不受监管的针灸师,不如将它融入主流医疗护理中,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大权旁落”不科学分子手中的风险。“因此,我们需要接纳针刺。”他说。

对 Hershman 而言,因为怀疑者的担忧,患者可能失去最佳治疗。她说:“如果一个东西会产生严重的毒性,但就因为它符合药理学就说它更好,那也是有问题的。我们竭尽全力开展最严谨的针刺研究。如果它最终能让患者坚持用药或者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那么就是值得的。”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7-08309-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