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带娃让科研人员父母工作效率下降

当新冠肺炎3月份登陆英国时,牛津大学的博士后Michele Veldsman把两岁女儿从托儿所中接了出来。她和丈夫一起分担照顾孩子的责任,这样他们就可以各自有半天的工作时间。

然而,当Veldsman回复完紧急邮件和学生的问题后,已经没剩多少时间可以用来分析数据和写作。“我正在做的许多科研工作确实需要持续集中精力。”她说,而时间严重缺失。

几个月来,像Veldsman这样的故事充斥社交媒体。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Michelle Cardel说,在社交媒体上花5分钟就可以看到有多少人在经历类似的挣扎。

根据近日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的一项对约4500名美国和欧洲研究人员进行的研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几周,与其他科研人员工作时间下降了16%相比,有5岁或5岁以下孩子的科研人员报告说,他们进行研究工作的时间比正常情况少38%;有6岁到11岁孩子的科研人员的工作时间减少了32%。此外,对约3300名巴西学者的调查也发现,作为家长,尤其是年幼儿童的母亲,他们无法按计划提交研究稿件。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动物学副教授Jessica Metcalf说,上述科研人员作为家长遭受的打击并不令人惊讶,但这些数据强调了科学家父母现在需要额外支持的理由。她说:“我的同事每天凌晨三四点起床,以便在孩子们醒来之前工作。”

鉴于上述挑战,许多学者正在推动采取措施,以减轻作为家长的负担。比如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后和教职员工上个月致函管理人员,要求尽快重新开放校园日托中心。

美国大学协会主席Mary Sue Coleman则表示,不能用“一刀切”的办法解决家长面临的挑战。例如,研究生和教员可能需要不同形式的支持,方法也可能因学科而异。

“我希望大学能真正与那些受到影响的人进行认真地讨论,共同提出一些解决办法。”Coleman说。

此外,大学管理者的处境也很艰难。作为大学前校长的Coleman表示,新冠肺炎给经济带来了毁灭性打击。“人们谈论的很多问题都需要资金才能解决,而这将是供不应求的,因此解决起来会非常艰难。”(徐锐)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38/s41562-020-0921-y

来源: 中国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