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优美感”?实为“女德”沉渣!

中国妇女报  作者:莫兰

因盛赞“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而饱受争议的奇葩论文《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不可避免地遭遇了撤稿的命运——期刊方撤稿、致歉,涉事导师道歉、请辞主编职务,主办方承诺整改,主管部门表态将调查处理。

对此事件负有不同责任的漩涡中各方皆有回应与行动,并不意味着尘埃落定,可以画上句号。

论文本身遍布的槽点、极力歌颂的“女德”价值观,以及其如何堂而皇之地登上核心期刊的学术高地和大雅之堂,这背后的诸多问题都不能轻轻放过,需要进一步深究与探讨,厘清是非,挠曲枉直。

文中尤为令人不适的,是对师娘之风姿、德行的溢美“夸赞”——作者对比了导师的“移山造海在胸怀”的“无限大”和师娘“布衣围裙生光辉”的“无限小”,进一步强调,女人就应当守柔、守弱、不争,家才能安,如果女人不安分守己,很容易导致“牝鸡司晨”。

说到底,中心思想就是“男强女弱,才能实现阴阳平衡”。剔除那些“高大上”的名词、混淆视听的概念、似是而非的逻辑之后,不难看出,无非还是“女德”课堂上鼓吹的那套理论,只是生拉硬拽地强行与“学术”嫁接,贩卖起来更唬人。

不过,糟粕粉饰得再“艳若桃花,美如乳酪”,依然是糟粕,结局只能是被口诛笔伐,扫进垃圾堆。

时代变了,再想给女性的脖子上套起封建枷锁,精神上裹起小脚,不是不太可能,而是太不可能了。

沐浴着性别平等阳光长大的新女性,独立、勇敢、坚强,而从小接受平权思想熏陶的新男性,懂得平等与尊重。

如此语境之下,鼓吹奴化的“女德”思想不仅在女性群体中没有市场,也遭到了广大男性的反感与排斥。

此番“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论文被网友群嘲,再一次证明,妄图开历史倒车,拐回封建旧路,是走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