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女生疑遭猥亵后自杀,还原真相不该如此难

作者:任然

针对“网传西安音乐学院一女学生疑被系书记猥亵后自杀”一事,11月18日,西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目前陕西省纪委已介入调查此事,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前述工作人员告诉媒体,涉事老师系一名党总支书记,非业务教师。学生家长在发现涉事学生的遗书后向学校反映了前述情况,学校一直和家属积极沟通,并进行内部谈话。前述涉事人员已于2019年停职。

此事的完整真相,还有待权威调查的披露。但从其父母所呈现的小涵留下的“遗书”来看,其中的诸多细节已经足够让人惊心。

比如,小涵的“遗书”中写道,“他诱导我跟他建立良好的关系,诱导我跟他叫爸,我别扭……他总是以长辈的名义,搂着我,或者是让我坐在他的腿上……他让我给他剪手脚指甲……他手术完让我给他按摩,洗头,洗脚,削水果,每一次都很别扭”;在另外一张疑似小涵和梁某的聊天记录中,有“一会到大门口传达室帮爸拿包果(裹)”“爸的美女”“闺女在哪”等内容。

可以说,如果上述细节属实,这毫无疑问又是一起房思琪式悲剧。

然而,比起悲剧本身,此事的处置过程则更让人寒心。小涵自杀发生在2018年12月,距今已经差不多两年时间,而当事人仅仅只是被停职,孩子的家长则多次向校方和相关部门举报都未获得应有的对待,乃至如今只能在大街上实名举报。受害者家属如此坎坷的维权之路背后,很难说校方没有处置上的失当。

2018年印发的教育部关于高校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高校要建立健全师德失范行为受理与调查处理机制,指定或设立专门组织负责,明确受理、调查、认定、处理、复核、监督等处理程序。然而此事中,受害者家长至今只等来当事人被停职的消息,尤其是,据受害者母亲称,2020年5月中旬,她咨询得知,陕西省纪委委托陕西省教育厅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但如今几个月过去,依然未得到答复。

综合这些细节,这起事件的处置是否做到了“公平公正”,显然要打上一个疑问号。就此而言,事件的后续调查、处置,就不能止于还原悲剧本身的真相,还应该查明,校方在前期的处置过程中,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为何家长讨要公道的过程会如此曲折?

此外,小涵的“遗书”中还指出当事人“有其他的女儿”。那么,此案中的受害女生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也该一并纳入调查范畴。

目前还不能断定被指控的当事人到底对小涵做了什么,以及对小涵的悲剧要负多大的责任。但从其被停职,以及校方曾在会议中将其作为反面例子的一系列举动,并结合小涵的“遗书”来看,其师德上的问题应是板上钉钉的事。一般情况下,对这种情况的处置,就理当秉持公平公正的态度,给家长一个负责任的交待。然而,此事发酵过程所展现出来的校方态度,无疑是暧昧的,这也与近几年教育部门明确强调的要对师德失范行为“零容忍”的要求呈现出巨大反差。而这可能本就是悲剧发生的一个重要背景所在。

要知道,在学校场域中,性侵等犯罪的发生,与师生不对等的权利关系有着直接关联。而校方的沉默,则将进一步强化这种权利的失衡,也可以说“沉默即是共谋”。悲剧的发生本就说明校方在相关防范上存在问题,而悲剧发生后拿不出“零容忍”的态度,则是错上加错。

无论如何,在预防和处置校园性侵上,校方的态度不该有丝毫的暧昧。要真正杜绝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每个学校都首先应该站稳立场。目前,陕西省纪委已针对此事已成立专案组,希望能早日给出一个真相,也希望任何处置上的怠慢都付出相应代价。